• 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孕育新机遇

    经济增长的过程也是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从新中国成立到2012年左右,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从农业到工业的经济结构转变。 
     2012年后的中国经济增长是从工业向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的经济转型。  
    经济结构转型是理解主要经济现象的关键线索。 
    没有工业化,我们就无法理解中国从1980年代到新世纪初的高速增长的奇迹。 
    没有从产业到服务业的经济结构调整,也无法理解2012年后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经济现象。
    挑战来自其中,机遇来自于新消费,新技术,新业务和新城市也可以看到结构转型的力量。  
    从各国的发展经验来看,经济结构转型主要是两大方面转变,一是经济活动从农业转移到工业部门,二是经济活动从工业主体转移到制造业。 
    。  
    目前行业和服务之间的区别并不是特别令人满意。技术变革也模糊了制造和服务之间的界限。从经验的角度来看,在工业化高峰之后,并非所有服务业相对于GDP的增长都更快。只有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才能增长更快;并非所有行业的增长都比较缓慢,人力资本是密集的。 
    制造业也可能有较快的增长。 
    行业与服务之间的区别可能更多是由于缺乏找到更合适的分类方法以及缺乏匹配的数据支持所致。 
    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资本密集型产业和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之间的区别更为合理。 
    从产业向服务业的产业结构转变,更准确的表述是从资本密集型向人力资本密集型的​​转变。  
    动态的三个主要方面经济结构调整的机制。 
    首先是技术变革。 
    工业技术进步越快,生产相同数量的工业产品所需的劳动力和资本投资就越少。随着对工业产品需求的逐渐满足,整个社会工业生产所需的资本和劳力投入下降。 
    从统计的角度来看,工业部门的增加值份额,就业份额和支出有所下降。  
    第二是偏好的变化。在粮食消费饱和之后,粮食支出的增长将比恩格尔效应的收入增长慢。对一般工业产品的需求将慢于这部分产品的增长。将遵循制造产品领域中的广义恩格尔效应。 
    更多支出用于满足更美好生活需求的服务和商品。这些商品和服务不再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也不是日常必需品,而是提高生活质量,健康和教育的必要条件。 
    美丽的大自然,时尚和娱乐已成为生活质量提升的主要内容。 
    从统计的角度来看,这些升级的内容将反映在服务业增加值份额,就业份额和支出份额的增长中。  
    第三是生产服务业的离开。 
    这实际上是工业部门转型升级的体现。 
    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200年前介绍过,提高效率的主要方法是分工和专业化。工业部门进一步提高效率还取决于进一步的分工和专业化。最重要的内容是越来越多的R,创新,管理,咨询,仓储,销售和其他服务部门从传统的
    与工业部门分开,以形成更加专业和高效的服务。 
    传统制造业的效率提高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种更深层次的分工和专业化。  
    开放的大城市意味着更大的多样性  
     2012年以后,中国经济开始了从工业向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经济转型。
    从经济结构转型的拐点来看,经济学文献中有明确的定义和一套通用的指标体系。只能判断一个指标。 
    从国际经验来看,当购买力平价下的人均收入水平超过8000美元时,当工业部门的名义增加值达到不低于35的峰值时,它将继续下降。 ,当工业部门的实际增加值份额不再增加时,当工业部门的就业份额继续下降时。当工业消费在整个社会中所占份额持续下降时,当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增加值,就业和消费所占份额持续上升,并且这些条件都成立时,经济就可以确定进入行业。 
    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的经济结构调整。  
     2012年后中国经济的变化完全满足上述条件。从其他高收入国家的经验来看,中国从工业向服务业的经济结构调整既不先进也不落后,这是非常标准的行动。 
    接下来,我们讨论经济结构转变中的几个重要现象。  
    首先,从制造业升级为服务消费。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城市居民消费支出发生了颠覆性的结构变化。 
     2005-2012年,家庭设备用品和服务主要是家用电器,运输和通讯,服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高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食品支出的增长率非常接近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教育
    文化和娱乐服务,住房和医疗保健支出落后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 
     2013-2018年,医疗保健支出的增长率从上一阶段的最后一个上升到第一名。运输和通讯费用的增长率保持第二,教育,文化和娱乐服务的增长率从第三位上升到第三位。 
    第三,其次是住房支出,然后是家庭设备用品和服务支出,高于所有消费者支出的平均增长率,是食品和衣物消费支出增长的底部。 \\第二,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兴起。 
    需求方倾向于人力资本密集型产品和服务,而供应方则做出回应。 
    我们有一张照片。图的纵轴是工业人力资本强度。具体的计量方法是本科学历或以上学历的行业在整个就业中所占的比例。横轴是该产业增加值的平均增长率。 
     2012-2016年发展最快的行业是更多的人力资本加密
    在行业中,人力资本强度与行业增加值的增长率形成了很强的正相关关系。 
    这种现象与2012年之前资本密集型产业的较快发展形成鲜明对比。  
    第三,大城市的胜利。 
    当中国经济进入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过渡时期时,人口继续涌向城市。与以前不同,人口倾向于流入大城市。 
     2012-2017年间,城市越大,流入的人口就越多。
    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中城市常住人口的增长率与该州常住人口的增长率基本相同城市所在的省份,分别为0.62和0.63。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中的城市常住人口增长率高于所在城市的常住人口。 
    增长率分别为0.79和0.62;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的城市常住人口增长率远高于所在城市的省份常住人口增长率,分别为1.21和0.63。  
    无论是消费升级还是增加人力资本以赚取更高的收入,在大城市里工作都是最佳选择。大城市拥有更多的人力资本密集型服务业和先进的制造业,因为开放的大城市在知识创造和传播方面具有优势,并有利于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形成。 
    开放大城市意味着更大的多样性。这些多样性不仅包含更多的知识和信息,而且羡慕和羡慕学习和创新的原始动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学习具有更大的潜在空间,甚至更好,因为许多知识和信息是免费的。 
    开放的大城市意味着更大的市场规模,这有助于容纳更加专业化和专业化的劳动分工,以提高效率,帮助培养新学生,培育新业务和新产品,当然还包括新知识。  
    为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创造良好的环境  
    经济结构的转变体现在各个方面。大型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上升,一些小型企业面临困境。 
    大城市在消费升级和人力资本积累方面的优势更加突出,等等。  
    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过去,政府和企业一直携手发展经济。增长幅度足够大,许多挑战得以解决。 
    政府今天需要做的是如何在市场竞争中弥补失败的城市,企业和劳动力。如果增长幅度不够大,则需要进行更多的结构调整。 
    政府必须为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创造良好的环境,在政府与市场之间划清界限,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在当今的环境中,增量空间不够大,这一点更加珍贵。 
    政府希望向所有人开放这座城市。人口流入给城市带来挑战。我们需要找到改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住房的数量和质量的方法,而不是为新移民争取更好的生活而关闭大门。
     
    上一篇:巴基斯坦贸易逆差继续下降 出口增长仍然乏力

    下一篇:首架新舟700翼身对接成功 计划建造4架原型机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