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30年我国需建2万座加氢站

    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新能源中心主任闫平认为,通过选择更便宜,更稳定的氢源并实现规模经济,储氢行业的投资和运营可以有效降低成本,并且氢能产业可以健康发展。  
    ■加氢站应建在能源领域  
     Lu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新能源中心主任潘平表示,到2030年,中国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将达到200万辆,相应的氢需求将在400万到8辆之间。万吨,需要20,000吨。 
    加氢站。吴平说,如果用工业电力电解水产生氢,成本会更高。最理想的方法是使用氢气发电。 
    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8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废弃电力约为1000亿度。如果将其用于生产氢气,则可以生产约1860万吨的氢气。从可再生能源生产氢还存在三个问题:区域,季节和实际环境挑战。另外,随着储能技术和分布式能源技术的发展,中国的抛弃,抛弃和抛弃
    光的比例会越来越低,抛弃风和抛弃水来生产氢的使用可能会不满足对未来氢能发展的需求。 
    吴平说。  
    就煤气化而言,2017年中国煤气化产生的氢气总量约为2300万吨,氨和煤的总和甲醇约为2500万吨。 
    连同副产品氢气生产,总的氢气生产能力可以达到3000万吨,可以满足“十四五”时期或“十五五”时期对氢能开发的需求。 
    将来,煤制氢仍是化学用氢的主要来源。 
    随着可再生能源和电解水制氢成本的下降,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氢将逐步取代化石能源,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氢将成为主流技术。  
    专家建议,在建造氢燃料加注站时,最好在有氢源和能量的地方建造氢燃料加注站,以使其能够适应当地条件和当地情况。同时,它不能盲目追求绝对的绿化,因为可以开发氢能。盲目追求绿化之初不利于氢能的发展;此外,可再生能源可以与化石能源一起用于生产氢气,从而降低氢气能源成本。  
    ■实施安全管理和智能管理 \\ r \\上海裕华新能源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少军表示,加氢基础设施包括三个关键设备:加氢机,压缩机和储氢罐。 
    加速这些核心设备的本地化是降低加氢基础设施成本的关键。  
    除了成本问题之外,加氢站的建设还应考虑安全问题,可能会出现。液态空气浓氢能源设备有限公司技术副总监陈立娟说,对于氢气,燃烧有三个条件:可燃物,氧化物和能量。 
    氢气几乎无法熄灭。许多加油站,包括氢气加气站,都配备了灭火器,但无法处理氢气起火事故。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高温蒸汽将氢气喷向火源。 
    它一直燃烧到熄灭,只能被抑制。 
    所以当氢气燃烧时,最有效的
    法律是首先关闭气源,撤离到安全区域,不要考虑灭火。  
    对此,陈丽娟建议,首先要实现安全管理,在安全管理的情况下,可以认为加氢站是安全的;其次,必须是明智的管理。 
    当我们认为手动管理不可靠且容易犯错误时,我们应该尽量减少使用人员,自动化甚至是无人值守。最后,必须严格按照国际规范建造加氢基础设施,以确保质量没有问题。  
    刘少军说,加氢基础设施的安全系统大致分为两部分方面:一方面是通过技术预防,另一方面是通过人为管理和操作进行预防。 
    该系统可以从氢气泄漏方面进行梳理。第一层是确保氢不会尽可能多地泄漏。对材料,接头和安装的设计要求比较高。第二层配备了安全保护组件,包括泄漏传感器,压力温度监控。第三层是确保泄漏的氢气不会积聚,这涉及整个加氢站结构的设计;第四层是避免氢气泄漏后附近的火源,并在技术水平上考虑许多电气设备的电气设备。 
    反保险第五层,如果发生氢气爆炸该怎么办? 
    这需要定量风险评估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
     
    上一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目标需进一步下沉

    下一篇:宝沃汽车没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