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风达“生死劫”

    4月9日,北京汉宇宇位于亦庄丰庄高速公路总口口,还有一些员工和债权人在风雨中。 
    一个月前,这些债权人已经成立了数百个收债团队,等待风支付工资和回报,但只等新老股东撕裂,新股东深圳综合物流公司撕毁了收购。 
    协议,原股东中信实业投资基金不愿意负责。  
    如果丰达快递业务已经关闭整整一个月,那么它将重新启动遥远的未来。 
    拖欠款超过7000万元,新老股东互相喊叫,不愿拖欠款。 
     \\ 
    今年的发展势头良好,六年前的盈亏平衡,每日30万件快递优生券的成交量,如何落到这? 
    支持\\ 
    两个销售未能出售好明天,如丰达以及如何给快递公司?  
     4月10日,粉丝“21世纪经济报道”的“深喉”解释了这个秘密。  
    锁定和7000万债务  
     \\ 
    十位收债员是在他们办公大楼的门口,办公大楼的门被物业工作人员牢牢抓住了。  
    根据丰达员工李章(化名)的介绍, 3月11日,丰达在其官方网站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风与风的无任何公告”,宣布暂停部分公司业务。 
    此时,如果丰达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来自全国各地的员工,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纷纷涌向风,并要求拖欠款。  
    李章透露数百名从全国各地来到总部的收债员已在办公楼住了将近一个月。在清明节假期前夕,大楼里的人被驱逐出境。在那之后,每个人都只能
    找到自己的家。 
    突然增加的住宿费用减少了数百人的收债队数量,只有几十名代表留在这里。  
    根据供应商提供的信息,只有劳务派遣公司,物流公司等供应商,截至2月底,如丰达欠款4500万元。 
    除了员工的工资,即使不包括在补偿中,也有近7000万元的欠款。  
     4月8日下午,一名员工代表走出丰达总部,向大家传达了沟通的消息。 
    该员工向如皋新股东深圳市通用物流有限公司代表英航提出了三个问题。 “商家付款的应收账款是多少?商家什么时候付款?账户是什么时候?“
    没有得到答案。  
    员工代表还提出了解决瑞丰,深圳总后勤和中信新老股东投资的方案行业。双方各自支付了部分款项以支付欠款,但遭到拒绝。 
     \\ 
    Capital和General Logistics都不想承担责任。 
    员工代表说,目前,他只能希望商家退还款项,员工才能拿到钱。 \\ 
    “  
    刘湛是丰达北支西安地区的队长。他和另一位同伴作为西安员工的代表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进展。刘湛告诉记者,西安市60多名员工的工资自2月以来一直拖欠,超过50万元,不包括供应商的存款,租金和欠款。 
    如今,像西安丰达这样的人正在西安申请劳动仲裁,还有一些人在北京如风达总部等待结果。  
    记者问当他要离开时他。刘湛说,起初他觉得自己无法还钱,但现在他只能花几乎相同的钱。 
     \\ 
    为了回应收债员的要求,记者就深圳市综合物流和中信实业投资采访了采访,并没有得到回应。 
    在现场,记者看到了新老股东的通知。其中,如果现有股东深圳综合物流公司表示丰达的经营发生重大变化,且该业务与“股权转让协议”的签订不一致,则该合同将被终止。 
    但是,如果丰达的原股东坚持股权变更和管理权已经完成,所有运营问题都应由深圳总经理解决。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陷入僵局。  
    沮丧的表现  
    在总部,许多知名员工和供应商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对记者的感受。我没想到在短短几年内,如果丰达会落到这一点。  
    例如,丰达快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它原本是一个完整的Vanke Eslite的分销公司,专门从事最后一英里的B2C分销业务。 
    例如,丰达的内部执行官曾磊(化名)告诉记者,过去有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但由于战略失误,公司没有挤进高质量的快递线而未能登机淘宝的大船。 
    从那以后,业务规模没有大幅增加。 
    随着万科电子商务业务的萎缩,例如丰达缺乏订单支持,快递网络布局已经缩小。  
    过去,风的规模已经上升急剧下降。 2008年,不到50人。 2010年,它扩大到1,260人,2011年飙升至5,000人。 
    但是,随着万科的数量下降,如风起也遇到了寒冷的冬天。 
    例如,丰达不仅没有消化万科的物流成本,反而成了万科的负担。 
    准备客户上市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1年,客户的“典型”订单大致如下:客户单价108元,产品成本71.5元,物流成本是14.5元;分配给它的营销成本是26元,其他运营
    成本是23元,而第三方快递公司每个订单只收几元钱。  
    因此,万科的像丰达这样的处理正在减肥和销售。 
     2012年,如果丰达取消了大部分网点,它减少了一半的员工。 
     2013年,如果丰达完成了万科与万科之间的剥离,它将转变为第三方快递公司。
    客户是凤芳的客户。  
     \\ 
    因此,直销操作系统加上利丰,如丰达在市场上相当抢眼,属于\\ ## #因此,当万科发生金融危机时,旧的选择将以丰达的形式销售一空。当时,竞争对手天宇华宇集团是中信实业投资基金的全资子公司,终于接管了2亿元的低价。  
    投机就像风一样  
    例如,丰达的第一个“销售”给了一个强大的中央企业,这让很多人对未来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但这适得其反。 
     \\ 
    将包装添加到手的价值后,它以高价出售。 
    在过去的几年里,国内快递市场的热钱频繁,而且收购频繁。 SF的估值已达数百亿元。它也是可以卖出好价格的直接操作系统。  
     \\ 
    这个市场没有准确合理的目标和策略,而且情况正在恶化。  
    收购中信后,它被合并到另一家物流公司天地华宇集团,后者被自行收购。这导致了三次文化冲突。 
    如果丰达属于私营企业,它在被收购之前就已经成为市场导向,而中信是一个中心企业。双方的融合已成为一个问题。更糟糕的是,还有必要应对天宇华宇的混合世界。 
     Tiandi Huayu最初是一家私营企业,后来被外国公司TNT集团合并,后来被中信收购。 
     \\ 
    谁不服从任何人的问题很容易产生\\ 
    因此,事实上,在第一次销售后,如果丰达在长期内部消费中逐渐平息,那也错过了机会发展。 
    曾磊认为,如果丰达本身已经接地并装备好,登陆是单向操作,只能发送。 
    快递是双向操作,有送货。 
    从登陆到快递,不仅风不得不改变自己,还要求天地华宇配合快递模式,这导致整个操作系统的变化。双方的融合过程是痛苦的。公司内部文化的差异加剧了转型的痛苦。 
    。  
    此外,中国的电子商务集中度越来越高,导致流量集中度越来越高。 
    京东,菜鸟等已经收购了许多登陆公司。目前,除当当网外,所有剩余的公司已被纳入各自的电子商务营地,几乎没有空间。  
    曾磊透露2016 
    到2017年,这位新人多次与中信进行谈判。当时,新秀提供了约4.5亿元,但中信在丰达的资金已经达到700-800万元,而中信对市场的判断是错误的。 
    没有像风一样迅速拍摄,所以他实际上就在他手中。 
    据一名员工称,中信将于去年底以4500万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深圳通用汽车,这是一大损失。 
    因为多年来已投入超过8.5亿元人民币。  
    中小型快递速度正在被压缩  
    丰达的命运令人尴尬的是,它也引起了公众对其他中小型快递公司命运的关注。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快递企业的强势崛起作为顺丰速运和通达,丰达等中小物流公司的生存空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很难,有些企业经受住了
    无法承受压力,使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在过去的两年里,全丰,快递和国通都遇到了麻烦。  
     \\ 
    因此,他觉得圆通很聪明,因为圆通是第一个接受阿里投资。 \\ 
    相比之下,当时,中信拒绝了新秀的收购,无疑失去了利用新业务流程的机会。  
    “如果丰达是对的,那就不对了“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大庆认为,在市场环境下,SF,邮政,ZJS等龙头企业主导高质量的快递。 
    例如,丰达没有高密度服务能力,但电子商务市场有巨大的增量空间。虽然京东商城的物流很难介入,淘宝开放的市场空间很大,比如丰达没有登上淘宝网。 
    大船,其业务规模后来很难增加。  
    杨大庆还表示,在2017年初SF上市后,龙头企业的格局在快递字段基本上已经固定,第二行和第三行表示分段字段中的长矛或头企业的脚。 
    如今,快递市场的发展已进入供应链生态系统阶段。除了SF是一个自建的生态系统外,通达基本上已融入阿里巴巴生态系统。京东和苏宁也在构建商业,金融和物流协同效应的供应链生态系统。 
    孤立生态系统之外的企业很难与大生态下的企业对抗。如果他们在市场领域缺乏支持,他们只能被大生态系统的轮子压垮。
     
    上一篇:丝绸之路上的“黄金驼队”

    下一篇:宣城首例“套路贷” 一审宣判 主犯获刑12年6个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