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廉价药品短缺今年有所缓解 短缺药品大都无法替代

    老面孔经常出现在药品目录短缺的情况下;北京一些药店的甘油仍然不合理  
    今年年初以来,上海,山东,湖南,贵州等地都发布了别嘌呤醇,阿糖胞苷,甲氨蝶呤,硝酸甘油等新闻,维生素A酸和其他药物缺货或供应不足。 
    最近,硝化甘油的硝化也引起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关注。有必要确保常用的药物和急救药物保证稳定,不得缺货。  
    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和其他部门联合发布制定一系列药物短缺政策,有针对性地解决药物供应问题。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多家线上线下药店,发现药品短缺现已缓解,但仍有部分药品处于断线状态,无可替代。  
    由于原料价格上涨,硝酸甘油缺货  
    今年年初以来,硝酸甘油停产和价格上涨的消息频频报道。 100粒/瓶硝酸甘油片已从4元涨到40元。许多药店也缺货,患者不得不花费近
    购买100粒/瓶进口药100元。  
     4月底,北京食品药监局透露,有关部门已经向药店购买了货物,北京近600家连锁药店可以购买硝酸甘油片。但是,“新京报”记者走访了一些实体店。 6月22日在北京的药店了解到,硝酸甘油的供应仍相对紧张。有些药店缺货,有些药店没有多少药房。 #YAGE位于北京的亦庄康泰药房通裕店的工作人员透露,该商店出售北京益民药业有限公司的硝酸甘油,但目前缺货。什么时候货物的到货不确定,多少是不确定的,一般每一个
    一次只能得到几瓶,三瓶八瓶是可能的,很快它们就可以卖光,有时甚至可以买到一个人。 
    药房将继续向制造商询问货物并等待分销。亦庄利宝广场同仁堂药房的工作人员说,只有一箱硝酸甘油,一次只分配10箱,很快就会售罄。  
    随后,“新京报”记者从药品网和京东药房平台的药店旗舰店看到硝酸甘油基本可用。 
     Renhetang Pharmacy旗舰店客服表示,虽然有库存,库存会随时改变。  
    今年年初以来,硝酸甘油的名称经常出现在甘肃,宁夏,上海,贵州,山东等地有关药物短缺。 
    例如,4月26日,由于生产线改造,成本上升,原料短缺等原因,甘肃省草药平台发布了14种常用药物,包括硝酸甘油和阿糖胞苷短缺。 
    硝酸甘油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原料价格上涨,厂家数量一直很少,环保监管导致企业倒闭。 
    此前,媒体报道称,北京益民药业和北京顺信祥云药业已撤离顺义,因为他们已经拆除了设备。在新工厂投入使用之前,药物无法生产。 
    河北医科大学制药厂和山东新沂药业是由于冬季取暖季节的环境因素和原料采购渠道的收紧,导致产量下降。  
    其他酒精片等
    大多数药物短缺不能替代  
    除硝酸甘油外,还包括阿糖胞苷,别嘌呤醇,甲氨蝶呤,胍和丝裂霉素。 
     2月21日,湖南卫建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医疗机构医疗机构短缺情况表明,未替代甲氨蝶呤和别嘌呤醇片等24种药物。 
    通过各种努力,截至今年2月,非替代药物中有6种已经恢复。  
    例如,注射用丝裂霉素已停药18个月。在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支持下,昊辉药业投入数千万元开发试剂,提交申请,并通过快速
    批准绿色通道完成所有审批程序上市前,2018年8月上市,价格也高于此前。 
    但是,今年在贵州和山东发布的药物公告短缺中出现了丝裂霉素的名称。  
    另一种用于阿糖胞苷注射的血液肿瘤治疗药物,因为1月初这个当年,辉瑞宣布意大利制造商停止工作,生产阿糖胞苷无菌粉末商品名Seddes将于2019年
    自1月份以来,全球一些市场供应短缺。据估计,Sedsa将在今年7月之后逐步恢复供应。 
     PHD,综合药物数据库,显示辉瑞Sedsa占整个阿糖胞苷市场的97%以上。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供的信息,那里是国内4个盐酸阿糖胞苷的生产来源,包括海正药业,岭南药业,来伯通药业,斯莱安药业和11个注射用盐酸阿糖胞苷。 
    批准文件属于Chenxin Pharmaceutical,Furen Pharmaceutical,Shuhui Pharmaceutical和Sinopharm Yixin Pharmaceutical等6家公司。  
    辉瑞公布新闻后,国家医药卫生部卫生和健康委员会1月7日发布通知,确保阿糖胞苷注射剂供应,称全国短缺药品供应和保险协会办公室和目前在中国生产的两家公司
    企业沟通将全力支持市场供应。 
    国药控股益新药业于1月份开始扩大产能,专注于供应市场。 
     Haohui Pharmaceutical也保证现有供应不会中断。  
    但是,正如最初预期的那样,阿糖胞苷仍面临供应紧张的局面。 
    在贵州省6月20日发布的第二批短缺药物中,列出了阿糖胞苷。  
    ■专家的声音  
    解决短缺问题廉价药物仍然需要一个新处方  
    自2018年以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已与其他部门一起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对药物短缺进行联合研究,价格上涨和垄断;加强部门间协商协调,推动建立药品生产停工报告制度; 
    监测早期预警和分类反应,列出需要国家关注的短缺药物清单;促进集中生产和储存药品短缺;打击非法和非法活动,继续加强医疗领域的价格监管,针对鱼精蛋白等目标解决方案; 
    供应100多种药物,如巯嘌呤。  
     6月20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公布了第一批鼓励仿制药的目录。 ##在建议清单中,34种药物包括药物短缺,甲氨蝶呤片剂等。  
    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义新指出,国民健康卫生委员会将继续发挥药物供应保障短缺的联动机制的作用,推动建立供不应求的供给体系。 
    不仅要监测和警告短缺情况,还要建立清单,增加药用原料的有效供应,促进市场一体化和小规模生产基地的建设,实现稳定供应和到2020年供应100种小型药品。
    调查和打击一些囤积,垄断供应,故意提高市场价格,改善药品采购政策和储备机制。 
    最后,有必要进一步提高药品的研发能力和模仿生产能力,形成供不应求的供应体系,以确保药品短缺。  
    目前,廉价药品和基本药物的投标价格只有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环保监管因素以及原料药和药品的垄断导致药品成本上升。原来的投标价格不适用,医院消费再次
    不保证制药公司不会赔钱,因此没收和报废的事件频繁发生。北京鼎辰药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施立辰认为,要彻底解决廉价药品和基本药物短缺的问题,应由医保局按照4 + 7试点城市统一购买药物收集和收集方法。 
    同时,监测医院的库存状况,以防止药物明显存放在人体因素中引起的药物戒断现象,但医生不喜欢低成本的药物。
     
    上一篇:永辉终止与腾讯投资家乐福

    下一篇:新兴消费增势强劲 政策红利持续加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