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卓在印度被查,印度版“鸿蒙”崛起

    去年,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引发了一场可怕的反垄断调查和欧盟的罚款。 
    今天,这个场景很可能会在印​​度重演。  
    据路透社报道,印度反垄断部门已下令调查谷歌公司,理由是谷歌使用Android在移动操作系统中具有垄断行为。 CCI对印度反垄断机构印度竞争委员会的调查发现,谷歌对制造商的限制等同于不公平的条件。 
    据知情人士透露,CCI已经开展了一项谷歌调查,以评估谷歌是否正在使用其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来压制竞争对手。  
     Android,可以说是使用最广泛的操作系统适用于全球智能手机
    早些时候,谷歌将Android作为开源操作系统开放给全球手机联盟。 
    即所谓的开源代码,即谷歌将免费向全球其他手机制造商开放Android系统,谷歌有权随时撤销此开源系统,不再免费使用,因为谷歌拥有该专利。  
    据报道,谷歌在印度的调查类似于该公司在欧洲面临的Android垄断。 
    去年7月,欧盟宣布将对其进行43.4亿欧元的反垄断罚款,约为50.4亿美元。欧盟表示,自2011年以来,谷歌滥用其在Android领域的主导地位,并已为Android设备制造商和移动运营商做过。 
    一些非法限制。  
    今年5月,在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后,谷歌禁止特朗普,谷歌迅速作出反应并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 
    但不到20天后,谷歌游说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出口禁令,争取进一步推迟实施,甚至完全豁免。  
    这次印度宣布调查进入谷歌,谷歌和华为之间的锯切只有一个月左右。 
    那么印度要检查什么? 
    谷歌在印度的命运会产生什么影响?  
    今年4月16日,印度向谷歌全球子公司和印度子公司提起诉讼,并提出多项指控,包括谷歌的可能性利用Android在印度的主导地位来破坏当地企业。  
    有些人对Google提起诉讼并提出三项指控。 
    第一个是公司要求那些希望获得完整版本的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供应商预先安装他们自己的应用程序或服务。  
    第二个指控是谷歌捆绑其应用程序和服务,使他们能够共享信息。 
    被指控的人声称此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第4条和第32条,并且非法阻止了竞争对手的应用程序和服务的开发和市场准入。  
    第三个指控谷歌阻止印度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制造商在其他设备上开发和销售经过修改的,可能是竞争对手的Android版本。  
    事实上,印度竞争委员会一直在审查此投诉关于谷歌Android系统早在8个月前,但直到4月中旬,谷歌才被怀疑违反专利反垄断法。
    因此,结论决定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  
    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称,4月中旬,印度竞争委员会认定投诉中的指控是合理的并且命令其调查部门进行全面的反垄断调查。  
    根据欧盟的先例,这是印度竞争委员会的一个有根据的反托拉斯案,一位消息人士说。 
    竞赛委员会最初发现谷歌滥用了Android的主导地位。 
    消息人士表示,调查工作将在一年左右完成,谷歌高管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被召集到竞争委员会进行调查。  
     CCI声称预先安装谷歌专有应用程序的条件,谷歌已经降低了设备制造商开发和销售运行Android替代品的设备的能力和热情。 
    初步证据显示谷歌已利用其市场主导地位。  
    在CCI发布的文件中,原告的名字也被曝光。 
    据LinkedIn LinkedIn报道,该案件由CCI的研究助理Umar Javeed和Sukarma Thapar以及Umar的兄弟Aaqib提起。  
     Umar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CCI工作2014年在克什米尔大学获得法律学位.Aaqib将于今年毕业于克什米尔大学,并将于2018年在CCI短期实习。  
    反托拉斯律师表示,尽管CCI研究人员并不少见向监管机构提起诉讼,没有任何问题。 
    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他们以个人身份行事,并补充说每个人都在20多岁。  
    印度竞争委员会调查部门仍有可能对谷歌有利的判断是谷歌没有不当行为。 
    但如果发现谷歌滥用其主导地位,印度监管机构有权在过去三个财政年度对公司的相关营业额处以最高10美元的罚款。  
    在新德里的反托拉斯律师Gautam Shahi,在这种情况下,谷歌与其网络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相关的收入可以被视为罚款的计算基础。  
    据印度媒体报道谷歌的印度子公司在2018财政年度的收入超过13亿美元。
    但是,在过去的财报中,谷歌没有透露来自印度的Chrome网络浏览器或搜索引擎业务的收入。  
    事实上,这项调查并不是CCI在谷歌上进行的第一次调查。 
    去年,印度竞争委员会以1946万美元的罚款处以13.6亿卢比的罚款,理由是谷歌的搜索引擎已挤出竞争对手并滥用其主导地位。 
    该机构还发现,在搜索结果页面上,Google将其商业航班搜索信息置于显着位置,影响了竞争对手的利益。  
    在欧盟案例中,监管机构称谷歌迫使智能手机制造商转向Android 
    谷歌搜索和Chrome浏览器预先安装在设备上,以及谷歌播放软件商店,这给谷歌带来了不公平的优势,这使其他应用程序处于不公平竞争之中。 
    去年7月,欧盟宣布反垄断罚款43.4亿欧元至约50.4亿美元。  
    此外,欧盟还要求谷歌做出改变到Android的核心业务模式。
     
     
    谷歌已对欧盟委员会的这一处罚命令提出上诉。但为了平息欧盟的反垄断担忧,规避垄断的相关问题,今年6月,谷歌在欧洲的安卓设备的Google Play商店中新增了可选择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以供下载。而一旦其欧洲用户下载了竞争对手的搜索应用程序,它还会提示用户更改Chrome浏览器中的默认搜索引擎(由用户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决定)。
     
    针对在印度面临的调查,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说,安卓操作系统使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能够通过价格更合理的移动设备访问互联网。这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期待着与竞争委员会合作,“证明安卓系统如何带来了更多的竞争和创新,而非减少市场竞争”。
     
    关于预装App和服务(即通俗所称的“谷歌全家桶”)以及其他指控内容,谷歌的回应是:“这个预装要求的范围是有限的。有人指出,预先安装的谷歌App图标占用的屏幕空间非常小。OEM可以并且确实使用剩余的空间来预装和推广他们自己的和第三方App。还有人提出,MADA的预装条件并不是唯一的,它们也不具有排他性。MADA允许OEM免费预装竞争对手的App,并为它们提供相同甚至更好的展示位置。”
     
    谷歌表示:“安卓用户有相当大的自由定制自己的手机,并安装与谷歌竞争的App。用户可以快速轻松地移动或禁用预装的App,包括谷歌的App。禁用的App会从设备屏幕上消失,阻止运行,并释放设备内存,且仍然允许用户恢复其原始状态。”
     
    此外,谷歌还表示,它要求OEM厂商为安卓坚持最低基准兼容性标准,即兼容性定义文档(compatibility Definition Document,COD),以确保为Android编写的App能在他们的手机上运行。否则,这可能会对其生存能力和质量造成威胁。
     
    但根据对此案的初步调查,CCI发现,通过对谷歌专有应用程序的预安装设置条件,谷歌降低了设备制造商开发和销售运行Android替代版本设备的能力和积极性。印度监管机构还补充称,谷歌将GMS纳入选择完整版安卓的OEM设备的条件,相当于对设备制造商施加不公平的条件。
     
    据了解,世界上88%的智能手机都使用谷歌免费提供的安卓系统(厂商可以对谷歌提供的开源代码进行自由修改)。而根据科技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估计,在印度,今年销售的智能手机中约有98%使用安卓平台。
     
    在中国,几乎所有厂商在手机操作系统上都是采用的谷歌公司的安卓系统。这其中,自然包括华为。
     
    针对特朗普禁令,谷歌做出了快速反应,5月20日即宣布暂停与华为的合作。使用安卓版本的华为手机将不能使用谷歌GMS应用与服务:包括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 Store),Gmail和YouTube等应用程序。华为只能使用通过安卓开放源代码项目(AOSP)继续开发新的安卓系统。
     
    但仅仅过了一天,因美国政府行政令的90天临时许可生效,谷歌公司迅速暂停了取消华为手机部分功能访问权限的计划。随即,谷歌更是矛头一转,开始游说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出口禁止令,争取进一步延迟实施,甚至完全豁免。
     
    从谷歌针对禁令快速做出反应,到希望与华为偃旗息鼓、继续合作,这种进退失据的表现,最直接的理由是,移动GMS服务断供华为,影响的是谷歌的服务,毕竟作为全球市场份额第二大、去年出货量突破2亿的智能手机厂商,华为的用户量不容小觑。
     
    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手机全球销量有一半来自海外,特别是欧洲市场。华为去年在海外出货达到了0.87亿,这还只是一年的新增量,市场存量只会更多。
     
    而Gartner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对终端用户的销量为3.73亿部,下降2.7%。但华为智能手机销量为5840万部,同比增长最快,幅度达到44.5%,市场份额超越苹果,达15.7%,居全球第二位。此外,华为还定下了今年2.7亿、明年3亿销量的目标。
     
    但更重要的是,在安卓断供之后,华为启动备胎操作系统,这可能出乎谷歌意料之外。从目前来看,华为开发自有操作系统已成定局,华为在海外注册的操作系统商标ARK OS(方舟)也已经亮相。意味着谷歌在移动端广告市场波动之外,安卓也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事实上,从商业利益考量,谷歌和华为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2015年让被北美市场禁入的华为代工有“亲儿子”之称的Nexus系列最后一代产品,即是明证。
     
    根据8月份的最新消息,除了自建鸿蒙系统之外,华为还参与了谷歌的新系统开发。据了解,在去年年底,华为就在荣耀Play上测试了谷歌的新系统——Fuchsia OS。这一全新操作系统与安卓不同,将会成为谷歌公司的又一新突破。而近日有证据表明,华为有开发人员参与了这一新系统的开发过程,主要任务是负责领导系统和驱动开发。据猜测,华为参与Fuchsia OS的开发团队可能设在印度。
     
    而在印度,谷歌安卓系统的竞争对手早已浮出水面。
     
    说到第三大手机操作系统,或许大部分人都会猜测是华为的“鸿蒙”。但印度首富穆凯什•安巴尼旗下的JioPhone所采用的KaiOS,已抢先一步把这个名头拿走了。
     
    只用了170天,Jio的用户就突破了1亿。截止至2018年,其JioPhone搭载的KaiOS系统,用户数就已经超过2.5亿,市场份额超过iOS,成为印度仅次于安卓的第二大移动操作系统。
     
    一般而言,不用安卓系统,谷歌不会提供相应的服务。但是,在印度出现了例外。因为印度首富送手机、送流量所带来的几亿用户,谷歌乖乖为Jio定制了相应的应用程序。
     
    在谷歌加入之后,WhatsApp、Facebook、Twitter、YouTube也不甘人后接踵而至。Jio以及KaiOS的生态,就此成型。
     
    据美林银行针对Jio用户的调查表明,有约2/3的Jio用户把Jio作为主力SIM卡使用,仅有约5%的Jio用户把它当上网卡来使用。
     
    另外,有92%的Jio用户认为,Jio网络比其他运营商的网络快,83%的用户认为Jio的网络覆盖比其他运营商的相当或者更好。因此,尽管优惠力度日益减弱, Jio的用户量仍保持了快速增长。
     
    一旦谷歌在印度因反垄断受阻,对印度首富来说,断不会坐失良机。这是在天价罚款之外,谷歌更应该担忧的心腹之患。

    上一篇:让黑科技在小鹏汽车安家

    下一篇:华为云DevCloud+AppGallery Connect加速构建鸿蒙生态